788位用户,发布了10846篇文章,产生了25条评论!欢迎新会员:wwwww2718341325

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,并以此登录,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

性虐游戏之鞭打

velisa

velisa发表于2013-01-23 13:54 来源:www.femdomchina.com
 您现在正在浏览:首页 » 女权中国

鞭打是娱虐游戏中最常见的,就是没有专门的工具,普通人在做爱的时候也会打一下屁股。 但真正打起来却是一个很复杂的事,「鞭」这一字,其实包括了非常不一样的东西。「鞭打」,也因为鞭子的多元而非常多样化。分类有很多种, 一般会用鞭的型态来分类,常用的名称大多参照这形状式的分类(当然,不同形状就有不同结构,性能也就各不一样)。但我想用另一个分类方式来讨论,从一个喜 欢打人的人的角度来分类;毕竟,在愉虐圈子里,鞭子是用来… 这分类有四个重点:长度,尾数,尾的形状和材质。(「尾」,这里用来简称鞭身。长鞭的鞭身有很多部份,说起来有点繁复。所以先用一字代替。) 长度的考量主要在于挥动的空间限制。执鞭打人时连带台橙花瓶等一起扫落,很容易给奴隶一个错误的印象。所谓安全距离,是以鞭长加臂长为半径,以执鞭那边的肩为中心,确定不同切面的圆周内都是没有其他东西的。唯一在范围内的,是目标物,奴隶。当然,越长的鞭子就越难操控。 长鞭 长鞭的典范,也许要算畜牧用的鞭子;有七八英呎到长达十数英呎。能用这类鞭子打人,必定是个某程度的专 家。这些鞭子(常用的包括牛鞭,bullwhip,不是补品;蛇鞭,snake whip,和畜牧鞭,stock whip等等),杀伤力非常大,是可以打掉牙齿,打裂骨头和打盲眼睛的。 畜牧长鞭的 用意,不在打到东西,而是打不到目标物。马戏团里用来赶狮子老虎的,不少用 stock whip。柄比较长,容易打出响亮的声音;是用这声音来威吓动物去做一些事,往某个方向前进或止步之类,而不打在身上。(轰轰作响的声音,其构成是因为鞭 头移动的速度超过了音速 ─ sonic boom)。 畜牧长鞭中,stock whip的柄可以很长,而柄和鞭身采取断裂式连接,也就是,鞭身从柄端可以大幅度屈曲。执柄挥鞭,因为这个断裂,手臂挥动时的动力走向不太能准确地转到鞭 身及鞭头,所以鞭头落处比较起来不会很准。(Stock whip 这名字来自澳洲的 stock men 或 stockmen,是早期澳洲畜牧的人。他们用这种长柄的鞭子来赶各种动物,羊牛等。) 另一种畜牧用的长鞭,是没有手柄的蛇鞭,挥起来,因为握着的地方有点软软的,比较不吃力,若鞭子长,打得比较费力。 牛鞭因有手柄,而柄到鞭身之间没有断裂,集合了蛇鞭和stock whip的好处;可以使出较大的力量,力量的走向能有效地转到鞭子的全长,落点比stock whip准。一般打鞭表演,打破咬着的汽球,打燃烧咬着的火柴等,通常都是用牛鞭。牛鞭,是早期美国牛仔用来赶牛的。但,佛罗里达州也有一种cow whip,酷似长柄的stock whip。 用以上那些鞭子打人,一般是要学会把冲击力量减弱。不然,奴隶是会破皮流血的。鞭头可能是以接近音速的 速度落下,若打不准,鞭头不小心落在耳朵眼睛鼻子喉咙关节等地方,伤害可以很严重。有个表演打鞭的人说,练到能表演打人,(其实是打不到人),他先打了二 十年。(这是个澳洲牛仔)。 我想,没有几个喜爱鞭子的人,看到这些长鞭却不心痒或手痒。「性感」这词常被用来描述这类杀伤力极强的 工具;有点是越美丽越利害。但,愉虐打鞭,我个人认为,不该用畜牧长鞭,但要秉承这类鞭子的「精神」。一来,一般愉虐调教场地都有空间限制。而要练习到能 打人,有点是太费功夫了。但长鞭打法中有些想法是非常值得主人们学习的。 首先,把冲击力减弱这概念,对打人是很重要的;换句话说,是学会能打出冲击力不同的鞭法。其次,是其心 理作用;如用声音去威吓目标物这概念。虽然一般短鞭是不太能打出超音速的鞭法的,鞭头不太能产生响亮的声音,如何用短鞭对奴隶做出种种心理效果,便成为了 主人们值得考虑的创意活动吧。这是主人发展个人调教特色的一个重要空间。从畜牧长鞭开始讨论,是希望一开始能为大家说明,打鞭,不是单纯的制造痛楚;它有 心理游戏的一面,也有恋物的一面。这些种种,可以衍生出很多花招。若工具及个人独特的用法能定义一个主人,或反映一个主人的性格取向与风格等,那鞭子,就 是个能提供无尽可能的工具类别。 短鞭和尾的关系 由于调教空间因素,短鞭较适合愉虐用途。不少短鞭的结构,是参照以上长鞭的结构,只是照比例缩到大约三至五英呎左右。像长鞭一样能打出超音速鞭法的一般叫signal whip,(讯号鞭?以前是用来赶狗的)。其伤害力大家可想而知。 有一类挥动打人的工具,有时不会被列入鞭子类别;如一些多尾。原因有异,最主要是鞭子多是用皮及传统辫 法编出来的。而多尾的制作,不一定是用编的。不是用皮编出来的,不少国外叫 floggers。但,「flog」在中文也被译为鞭打;我找不到中文里floggers 叫什么。这里我把 floggers 列为鞭子类。大部份的floggers都是多尾的,单尾floggers是少数。 但其实多尾也有编的,而传统鞭子和flogger早已有混合产品。 多尾,顾名思义,是一组「尾」。有些人会干脆把鞭子分成多尾和单尾,后者单尾,包括如畜牧鞭等。多尾的 历史很久;九尾猫,cat of nine tails,是罗马时期用来刑求的工具,打耶稣的就是这种。看去其实还不太像鞭子类的东西,(有另一个名称叫scourge)。末端系有铅垂,铅垂镶有钉 子,骨头,玻璃片等突出物。历史常载,往往囚犯还未供,就被打死了。 尾的形状 发展至今,有时,还叫九尾的不一定是一组有九条细鞭组合的工具。Floggers,多尾有很多花样,打下的感觉是不一样的。 在以下图中,有些多尾,每一尾都是平的。鞭子,概括地说来,只有短的才有平面的尾巴,因为,扁平的尾巴 挥动起来吃风,太长的当然不好打,很难控制。(一般男用皮带是条扁平的单尾短鞭)。而扁平尾,打下去的感觉和非扁平的完全不同,因为接触面积可以较大,撞 力会分散。而挥动的方法,也有不一样。鞭子,不论长短,都可以用末端打人。但扁平的末端与非扁平会感觉不同。这些异处,是主人们可以利用,发展出不同色彩 的调教。非扁平的多尾,若尾够多也够重,如以下这种,打下或戮出去可以像棍子。 材质 材质的考量,这里,最想说明的是非常简单的。因为大家看得见,floggers 的材质千变万化,有点讲不完。材质,有对心理层面上起作用的一面。如衣服材质对心情有影响。但这里,这点留待主人们和奴隶自己去发现。 不同材质打下去的感觉不同不用说,最重要的是对鞭子手感的影响。挥动得是否称心,绝对是结构和材质的原 因。传统畜牧用的鞭子,挥动时的手感,和不同种类皮革的柔韧度有关。有时,鞭子里是裹铅的,有这样的重量才能容易使鞭头达到超音速。在畜牧传统里,材质也 是断定鞭子声音的一大因素。对心理层面有研究的主人就不得不着重这一点。 我以前爱用电线做鞭,因为电线易买到,打下去伤害可以很大。随各种不同材质的出现及发明,肯定,鞭子的 样式就越多,可做出的效果也更多。橡胶塑胶做的鞭子,易保养也易清洁。也比较便宜。长鞭,目前也有用尼龙辫的出售,非常好保养。虽是尼龙,若里面裹铅,末 端加上一个结实的尖端,cracker 是可以伤人很重的。我以前做了一条双尾,是用电视讯号线做的,打起来,比一般家法用藤更利害。在网上已有这类鞭子出售了。 最后 就算是短鞭,一样可以有畜牧长鞭的伤害力。而尾的数量,从单一到百多,不同重量形状等组 合,配合不同挥打方式,可以做出很多不同的感觉,(有时甚至像按摩)。感觉,除肉体被鞭子打到的之外,其实还有心理的感受。下一篇里,我会讲及一种打鞭的 方法,作为一切愉虐鞭打的出发点。 这里要说两种鞭打的方法,二者是对照。这是给各位参考用的;毕竟,打人方法很多。这些方法,不一定是用 鞭子的。但在我经验中,用鞭,是最实际的。因为其中一种要求主人打出很多下,而鞭子若选对,可以很省力气。另外一种,要求打法多变,而鞭子也是能够做出多 样效果的最佳工具。 第一种:都是为了脑内啡 前几年,一个爱被藤打的奴隶找我,因为我懂得这种打法,(虽然已经有点生疏)。但他因为我这一点而给予我他的信任,和屁股。两百五十下后,我的右肩受伤,做了两个月的复健。我觉得,若是用鞭子,就不会出这种事。(马鞭我觉得不是鞭类,是藤类工具。) 这种打法的目的,是以制造最低痛楚的力度打奴隶,使奴隶身体开始产生脑内啡, (endorphins)。脑内啡是当身体受到创伤,压力或痛楚等时候所分秘的东西,会减低对痛楚的敏感度,有类似****的效果。长跑的人跑到了某一个时 候,会到达一个老外叫「撞墙」或「撞砖头」的状态,身体疲累全身疼痛。跟着,会进入一个老外叫「第二口气」的状态:忽然,痛楚消失,心智有一种平静明朗的 感觉,身体好像加了油,可以继续跑动。有一点点像麻木,但神智是清醒的。这就是脑内啡分秘和它所会构成的效果的一个惯用例子。针炙也是因刺激身体产生脑内 啡而止痛的。听说脑内啡有二十多种。 这种鞭打是要奴隶经历这种类似用了****的 high,所以主要目的不是在制造痛楚,但不能没有痛楚(不然身体不会分秘)。整个过程,是要让奴隶在最舒适的状态下「飞」起来,(有些主人用”fly” 这个字来形容这种 high)。你可以点香放音乐,让奴隶舒服地躺在柔软的床上,甚至不把奴隶绑起来等等。但最重要的是节奏和力量渐强的堆叠。 从最小的痛起打,逐渐加重,直到足够让奴隶身体「以为」受到了创伤而进行分泌。逐渐加重,可能要用几种不同材质和重量的鞭子。通常开始可以轻巧柔软的多尾,再转换较重及利害的鞭子。 因为奴隶要放松,落鞭的节奏是要奴隶可以预测的,因而不会做成紧张,能专心去应付被鞭打的痛楚(有时主 人可考虑不要让奴隶看见你打鞭,看着鞭子飞过来也许会造成紧张)。每落鞭后,要给奴隶心情缓冲的时间,让痛楚散发掉或「沉没」,让奴隶心情可以再平静下来 等待下一鞭。但,又不能停太久,让身体冷下来,以为痛楚不会再来,继而,怎样堆叠,身体都不分泌。一般,有说是每五到八秒打一次。我通常等呼吸两次后;这 比较好算。 力度就随着稳定的节奏逐渐加强,这是要非常细心的,奴隶该不会察觉力度明显在加强。或,可以说,两下落鞭之间,奴隶不该察觉力量显着的不同。这打法的难度,我觉得有一半就是难在这力量的渐强堆叠。为了保持节奏稳定,若要用几种不同的鞭子来堆叠,换鞭就要快。鞭子要放在很容易就拿到的地方。 每个人分秘脑内啡的临界点都不同吧(我的经验有从二十多分钟到过一小时的)。有时,因为环境心情等因 素,同一个人分泌的临界点会改变。主人要学会观察出奴隶己受到脑内啡的影响;(一直问奴隶「你飞起来了没」会破坏气氛嘛)。虽然说得很玄,好像会是很难看 得出来的。但其实,发生时是很明显的。奴隶的肌肉会放松;就算从躺平的开始,身体不是站着,肌肉应已蛮放松的也好,还是会看得出来,肌肉的质素改变。人好 像「溶化」。呼吸会变慢,细和长,有时根本以为他没有呼吸或昏过去了。很明显的对落鞭没有反应或反应程度骤然大减。看得清楚,我想,这有大半原因是因为, 打奴隶时为了要注意节奏与力度的控制,主人要很专注,所以很细小的动作变化都看得很清楚。(所以有人说,打鞭是让主奴关系变深入的一个最好方法。但其实也 可以反过来,打得不好,奴再不会来找你调教。) 有一次我以为奴昏过去了,因为没有反应而看去怎都看不见他有呼吸。停下来跟他说话,发现他清醒得很。好 玩的是,最后几鞭他不觉得痛。而他跟本不知道脑内啡已在作怪。有时,奴隶要学会辨认出身体内脑内啡充斥起作用的感觉。High,有时是要从经验中得知的。 而不是亲身感受的主人,更是要花点心机去学会辨认。 初开始,我建议打到奴隶一飞起来就停止。让奴隶一个人静一下,或陪奴隶安静一下,休息。享受这个特别的 时刻,它也许会是个陌生的时刻,(除非奴隶是运动员之类的,很熟悉这种感觉)。若初次发生,而奴隶感到安全,之后会是一个很有肯定力量的经验。若奴隶是被 绑着,就该松绑。若是吊着,动作要快。因为,很可能因心情放松,身体放松,体重不受肌肉支撑往下坠而会拉伤肌腱或肌肉。 我们的身体其实经常分泌一些会改变我们情绪的东西,如肾上腺素。所谓经常,是说,我们对这些日常生活里 的各种情绪,及造成这各种情绪的状况,是较为熟悉的,有经验处理。脑内啡,和其他不少分泌一样,会改变情绪或心情。让另一个人打你,却不算得是日常状况。 在这种状况下,认知会进入一种和日常不同的状态。主人不能单纯以为,打人是满足自己的虐待操控欲望。心理层面的效应,也许,是奴隶的那一方须更要受重视, 要有完善的处理。如何利用这种机会建立一个特别的关系,要看主人们的创意。以下是一些例子,有听来的,也有我个人的,给大家参考。 有主人将这种打法和性爱结合。过程可以很复杂,方法也不一,男女要不同的方法吧。重点是,边性挑逗边 打。如何不过于忙碌,在那五至八秒中做出这些挑逗,留给个别主人解决。要一提的是,性挑逗,会有提高接受痛楚的后效果。奴隶能接受较重的鞭打,痛楚却又是 夹杂于一种快感中。奴隶的心情可以是很复杂的。 把这方法用来逞罚奴隶,奴隶因为脑内啡充斥,可以接受更重的鞭打。如伤害力更大的单尾,讯号鞭之类。有些奴隶说,就算是情愿被罚,若不是有节奏和力量的堆叠,也很不愿意接受鞭打。节奏和力量渐进这个模式,使他们有空间,比较可以做好心理准备工夫去接受。 用这方法和强暴结合。一些无法放松身体的,(括约肌是可以很紧的,特别是心情紧张时,老二怎么硬都是敌 不过的),因为脑内啡的作用,心情改变而变得放松了。忍痛的能力也提高,所以,被进入时的痛楚感觉降低。反抗的意愿降低,接受度提高。而奴隶头脑,却是清 醒的,飞起时心情是平静的,所以奴隶知道你在对他做什么。若真的不愿意,还是可以叫口号停止的。这是个很奇怪的例子,但发生在我身上过。我认为它特别是因 为,比起那些「把人打到服从」的陈腔旧调,这是一个道德有点含糊的结果。接受是因为被鞭打而心情改变,而奴隶至少还是觉得自己是有选择的。而不是,接受或 服从是单纯地为了逃避另一个更难以接受的命运─被主人用鞭毒打;这后者其实是一个不是选择的选择。 第二种:自由即兴式打法 有时,我干脆叫这种打法做「乱打」。这是给予第一种打法一个对照和比较。而我觉得二者是一个极端的对照。二者之间有着各种不同的鞭打模式,花样及程度,让大家去揣摩。 当然,乱打不是一定是伤害很大的。乱打不是等同毒打。乱打,是不给予奴隶预测下一鞭的空间或机会。主人 要让奴隶束手无策,不知下一秒的命运如何。挥鞭更是即兴地下鞭;不多思考,动作交给快感直觉,先行打破奴隶捉摸主人「鞭路」的机会。因为即兴及临时抉择这 些时间上的压力,安全是个很重要的考量。主人的自律,要成为一种直觉,一种底层意识;不须克意挂在意识里都会有效操作的一种本能。相对于步步都衡量过的第 一种打法,乱打有它的魅力,一种自由放纵。 我有因为乱打而向奴隶道歉;不只一两次。 只要身体感受到足够的伤害,就会分泌脑内啡。奴隶在飞时,若不用更大的力量鞭打,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。 乱打的乐趣来自奴隶的反应,来自奴隶无法预测落鞭时间及力度等,所以不能做好心理准备,长时间处于不安或紧张,感官功能操作提高甚至夸张的状态下。节奏要 不能捉摸。可以是绑着手,蒙着眼睛,开着一点音乐;奴隶看不见也听不太见你的动作。听不太见,但听得出发鞭的声音。此时打空鞭很有效应。在奴隶还未飞时, 就已经要这样。在奴隶飞时,要变本加厉,因为奴隶心情会变平静。 但若奴隶因脑内啡充斥而变得安然接受一切时。主人要小心,不能让自己的爽过火。奴隶安然接受一切时,乱 打是已经不会构成想得到的效果的。那种,来不及应变的紧张会消失,希望能够应变而扩大感官功能操作心态也可能会消失。奴隶的心情可能会是一种放弃。若因奴 隶的没反应而构成主人的追补心态,继续重打,不时只会变成毒打。 当然,若打的力量适当,奴隶可能不会分泌。若用轻盈柔软的鞭子,可以怎么打都不会痛,所以不会分泌;反 正乱打的目的不在脑内啡,所以不一定要有痛楚。乱打,比起第一种打法,时间会更短。奴隶不须集中专注力,而不断处于揣测或感官功能提升的状况下,兴致很可 能不会保持太长久(这当然是因人而异)。奴隶可能更早失去兴致感到疲乏,气氛便会冷下来。主人要学会观察这一点反应,决定要停止或转成另一种游戏方式。 有些鞭子的目的不是制造痛楚或剧痛的。让感官功能提高的一种方法是扰乱。如蒙着奴隶的双眼,由两个主人来打,奴隶不知鞭子会从那个方向来,却又处于一种很想知道下一鞭会从那里来,所以拼命去听去感觉身边的动静的状态。 主人手执不同类形的鞭子,又是另一种扰乱的方式。奴隶不知下一鞭是会刺痛的还是会拍痛;还是会像抚摸般舒适,所以可以松一口气。 最后 大家也许会以为,乱打不适合与陌生的奴隶、如初次接触的奴隶进行。常理推断,这是合理的。但我经验是,每人的性格不同。我只想说,就算最了解对方的主奴,对乱打后的心理结果,都有点难预测。因为乱打的模式就是要让奴隶无论怎样准备去接受,都有点不成功。所以结果往往可能是意外之事。而第一种打法,其模式结构,就是要使奴隶的心理,朝着某一个方向走的。奴隶既然事先知道,也就很可能会自己自动调节心理,往那个方向走去,有点像是个自动实践的预言那样。 我说这两种打法是相对的极端,绝不是因为其伤害力有差距。 伤害,决定于力度与鞭子的种类等。极端,是指心理层面上的拉扯或进退。从完全可预测、有空间可以规律地做被好接受鞭打的心理准备;到完全没有这种空间。二者当中,可以有很多不同层次及色彩的组合。这种心理上的拉扯进退,有人会说正就是愉虐的真谛。鞭子,因为其广阔的种类及用法,我认为是用来落实这点的好工具。 打鞭的技巧,几乎完全是奴隶心理的处理,一如不少其他愉虐调教项目。对鞭子的掌控,不过是其中一环。从 建立一个可以互相信任的环境及关系,到奴隶愿意被绑起来让主人把鞭子打在他身上,到最后处理好奴隶所经历的种种情绪。这概括的三个步骤中,用鞭子打他的那 一部份是最不重要的一部份。 失败的鞭打例子,奴隶最后反应说: 「一点都不痛耶。」 「还好,我还蛮耐打的。」 「好痛,我觉得我真的不耐打,对不起。」 失败的主人的反应: 「不痛?那我下次用更痛的鞭更用力地来打你!」 「我把你训练到很耐打,好不?」 「没事没事,过两天就好了。」 以上奴隶的反应,不管他觉得能接受或不能接受,其实都是一面墙。鞭打后要把过程抹掉删掉,重申或重建和主人之间的某程度隔阂。主人的反应更是肯定了奴隶要重建隔阂的理由,不管理由是什么。 用轻柔的多尾乱打,怎打都不痛。主奴可停留在一个游玩嬉戏的层次,不会有什么深层的情绪问题要处理。若乱打渗进痛楚,而奴隶是新人或没有带痛鞭打的经验,主人要小心,以上反应有很大机会出现。 所以,若大家上网去查看,几乎所有的资料,都是有关打到飞的。因为只有这种打法,能让主奴二人有规律地,一步一步的建立一个能互相信任的深层关系。到很信任对方时再玩带痛的乱打吧。 建立环境 环境须要建立时,当然也是刚要开始认真玩鞭打的时候。换句话,主奴都是在起点。最重要的元素,我觉得,是身段和诚实。 环境最重要的是心理环境(场地舒适就好)。建立环境是透过轻度短时间鞭打,及其他调教项目来建立互信。 这些短时间的鞭打,每次可以有一个目的,如只是要让奴隶习惯不同鞭子的感觉,让奴隶尝试一口气接受某数字的鞭打(数字不要太大),或一起和奴隶研究出一个 适合用于他身上的綑绑方法(不能绑太紧,奴隶身体要可以动才能有肢体讯号)。这些课题,看二人所须而定。 有时我用「按摩」去形容;主人是师傅,奴是客人。而懂得某客人身体的师傅是很有价值的。这价值/?知 识,须要经过一段时间去建立。当中,某程度的互信会自然产生。主人要学会阅读奴隶的身体,肢体讯号。而二人要用语言沟通,互相答问澄清讯息。这样,几个讯 号层面交叉参照,主人才会摸熟悉奴隶的身体。语言这层面的沟通尤其重要,因为可以解释及提供奴的亲身想法与感受。奴隶要帮主人了解奴隶的身体,要诚实地有 什么感受就要说,让自己的身体自主直觉地作反应,不太要去控制它。有问题就要提问,让主人作出对应。 不管主人有多少鞭打经验,新奴隶就是要花工夫去学习阅读的,虽然所花时间可能很短。主人要听得进去,用 奴的话来作为其身体反应,肢体讯号的意思。要让奴隶知道下一步要做些什么,让他注意及准备。若奴隶有意见,主人必须有回答,因为要保持语言沟通层面开放。 若主人不同意奴的意见,主人也要有回话对应,让奴知道他的话有被听到被考量过。当然,主人另一个重要任务是安抚及鼓励奴隶。结束后更要交谈,确定过程中细 节的意义,肯定奴隶的表现等等。 有时我把诚实和调教项目相比;我既然都摸过奴隶全身,还有什么要客套或隐瞒的?身体层面上的坦诚相对, 应该有心灵及精神上的对照。一切都该是可以交谈的(连应否点香或放贝多芬都是)。主人可以找其他主人互鞭一下,就会比较知道奴隶须要多少信任才会安心的接 受你打他;而「安心」是重点。奴的心是主人的宝)。有些鞭打会导致哭泣或愤怒之类的结果。这不一定是代表奴要停,或这类反应的理由是因为被打得很痛。主人要搞清楚这些较强烈的反应的原因是什么,而有个周全的对应。 若奴隶有被打到飞起,脑内啡作用过后,奴隶终要「着陆」。有时会堕机,所谓 crash。这是忽然改变情绪所遇到的问题。有时会有轻度忧郁的感觉。这也是主人不能不理奴隶的时候。 一些奴隶会想找个有经验的主人。有时我会碰到这种。他们以为,若能肯定主人有经验,一切就妥当。当然, 基本安全考量中,有经验比没有经验的好。照常理推断,一个新人,当然要找个有经验的主人。但,说到鞭打时,我都会说,主人无论多有经验,对不认识的奴隶, 鞭打仍是个新尝试。以前的经验有多少能用得上还是个问号。不试过不知道。所以,用来习惯对方和建立环境的短时间鞭打,还是有实行的必要。这和其他较重型的 愉虐调教方法都一样吧。奴隶不能以为可以安心把身体交出去就一切妥当,不用和主人建立什么关系,直接了当地等待享受飞起来的时刻。能对一个新奴做出这种鞭 打的主人可遇不可求吧。对主人有这种想法是一种侥幸的心态,也是一个不切实际的要求。花点时间,一起帮主人学会搞懂你的身体,继而搞懂你的心理才是实际。 通常,也只有在奴隶肯一点一点开放自己,逐步逐步增加对主人的信任,鞭打才能出现理想的效果。 不论结果如何,二人都有足够信心去善后时,就可考虑长时间的鞭打。以下是一个对长时间鞭打的详细描述。因为详细,就不能概括;更是有很多假设。 假设,要放些什么音乐等都决定了;就是,这一切都该在建立互信时搞懂了。鞭打时间要约好,二人不能带着疲乏的身体及精神,事先要有足够的休息。上一篇说过,有时,这打法是种自行实践的预言般,你给予它适当的心理期待,它的结果就会朝那方向走。 到这时,主奴已经知道会大概如何打,那些部位可以或不可以打。通常,背部只打上背,屁股,大腿。要避开 肾脏。背部这些部位是最能接受重打的。小腿后面肌肉部份可以打,但难瞄准。长时间鞭打,打背部最实际。前面打大腿。男人胸部比女人胸部能接受更重的鞭打 (我听说的)。腹部不能接受重打,性器官比腹部要更轻。避开所有关节,有骨头突出的地方。避开脸部(脸一般只能掌掴)。避开颈部,喉咙,小背,特别是屁股 中上方的三角地带,荐骨 sacrum (初学打屁股常会打到这里)。避开膝盖和肩的前后及两旁;这二部位是很脆弱的部位。手臂的肌肉部其实可以打,但难瞄准。手脚掌及背不用考虑。 奴隶该知道你用什么鞭子打他。要有应变措施,可能是多准备一两条更厉害的鞭子,但视情况可能用不上。 奴隶不须一开始就脱光光。如何暴露奴隶也是该在建立互信时摸懂的一环。 先暖身,摸他亲他和他讲话之类的。用最轻的鞭子和力度,只是要让背部提高敏感度。 如何从不觉得痛变成感觉到痛是个很重要的关卡,学会如何顺畅地跨越这一关是习惯期间重要的功课。上篇说 过,约五到八秒一鞭。落鞭部位也要有节奏性的循环,所以很快奴隶就知道下一鞭会落在那里。不要只把鞭子落在某处,最好每一个部位只下两三鞭就移位;上背屁 股大腿这样游走。进一步可加分左右;这样,左右背屁股大腿加起来六个祁位。若分左右,落在每一部位的鞭数要减低。每七八至十数鞭就要打完整个背,再起另一次循环。 力量渐进,不是任主人自行控制进度的。进度其实主要是配合奴隶的反应(所以奴隶们,你们要诚实反应,不然,主人可以被你误导)。 我们假设每个人都有个自愿接受鞭打的临界点。过了这个点,奴不愿意再接受鞭打(这是奴隶会喊停的地 方)。力度要保持在这点之下,在产生痛楚之上。在有痛楚的感觉,和这临界点之间,有多少空间?是个很个人的问题。这空间,当然是主人鞭子力度自由游走的空 间。但这空间会随鞭打进度改变。更者,这临界点也会随着鞭打的进度改变。这是个双重任务。学会阅读奴隶反应的重要性,就在这里。 力量渐进,是个停停续续的过程。力量逐进,要看奴隶的反应。先保持在某程序的力量之上来鞭打,直到他反 应减低,表示对这力度呈现某程度麻木。反应减低后,就要加力量,渐进地,直到他反应提高,这表示他又觉得痛和不适。反应提高时力量就又要保持。再等他反应 减弱,再逐渐提高力量,到他反应提高,再保持… 停停续续是因为,痛楚到了某一个程度就会引发脑内啡分泌,奴隶对伤害的反应会降低,所以就要提高力量。 提高后,要给身体时间反应,再增加分泌,让更多的脑内啡起作用。这段时间,伤害力不该增加,所以只能保持力度。更多分泌起作用时,奴隶的反应又再降低,所 以力量又要再增加…。当然,伤害不多,分泌也不会多。 最重要的是不要错过给时间分泌起作用的机会。每打一鞭,就是多一点伤害。主人的目的是要构成一个比例 : 最少伤害却有最多分泌。若不给时间身体作反应,分泌赶不上伤害进度及痛楚的增进,那达到的比例就很可能不会理想。因为,痛楚越增进越高,是越打越接近奴隶 的自愿接受鞭打的临界点。 保持力度,给时间分泌起作用,是保持主人的鞭打,与奴隶自愿接受鞭打的临界点之间一个最大的距离。而同时,分泌起作用后,接受鞭打的意愿会再度提高,临界点会改变向上升,因为痛楚的感觉下降。 理想的比例,每人每次都不一样。要打到奴隶体内充斥着大量的脑内啡继而进入飞起的状况虽是目的。但,主 人必须小心,每一鞭都是伤害。特别是鞭打过了一阵子时,而力量都停留在奴隶自愿接受鞭打的临界点之下,或甚至是一直都距离临界点很远,奴隶很可能无法分办 伤害是否该停止。有些主人会和奴隶约好,不管结果如何,打多少鞭或多少时间后,游戏必须终止。这是个很好的方法,我建议使用。不管后果如何,都设在六七十 分钟内。当然,若奴隶很明显不该再被打,那主人也该停手。重点是,身体会学会分泌。同样时间长度,几次下来,奴隶该会提早分泌,分泌起作用的时间可能也会 变短(假设其他因素保持不变)。所以,同样时间长度,几次下来,力度到最后会有所提高。这是二人要进一步更深入时的练习方式之一。但还是要记住,达到理想 比例,每人每天的状况都不同。 奴隶接受痛楚的意愿可以靠鞭打的技术改变。鞭子可以做成的伤害却不会因奴隶意愿提高而改变。主人可能有个飞到月亮的奴隶,但他也可能是个要飞去医院的奴隶。 有些奴隶是不会被打到飞的,不管「飞」是什么(大家可以去搜寻 sm 里的subspace,这个字是用来形容飞时,奴隶所进入的精神状态)。不会飞,有人说,这是肾上线素的原因。一些奴隶会把被鞭打看成一种挑战,因为要挑 战主人的鞭子,这种心态会使肾上线分泌,即使有脑内啡,还会使奴隶很精神奕奕的吧。奴隶应该尝试,每被鞭一次,就去接受那痛楚,让痛楚这感觉自由地散开, 不要去对抗它或挑战它。 最后 大家也许觉得奇怪,有关鞭打技巧的文章,我谈到的都是主奴关系。我常听人说,棒球是个策略 游戏,心理游戏;鞭打一样。判断鞭打游戏的标准,不论游戏轻或重,我觉得都是以主奴二人关系后来起了什么结果为主要。鞭打既是个权力游戏,技巧,是以运用 地位身份操控或引导出理想结果为主要。懂得如何建立良好环境和善后的技巧,才是最重要。 然而,我很了解,主奴关系是个不可收拾的话题。特别是写这一篇时,我清楚,越写得详细,就是越包括更多 有关主奴关系的假设。上篇说到,若鞭打成功,认知会因脑内啡分泌进入一个和平时不同的状况,subspace。这,加上身体的伤害,可以是很严重的状况 (最坏,我可以比作把人灌醉施暴吗?)。主人们可以质疑这里的种种假设,但不能不考虑鞭打时的身段及诚实的问题。

关注用户

   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…
暂无评论
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
评论

可用表情
huh ohmy wink tongue biggrin laugh
cool rolleyes dry smile mad sad
unsure blink ph34r wub wacko laugh
看不清楚?点击图片刷新一下。 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