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6位用户,发布了10840篇文章,产生了25条评论!欢迎新会员:644732964123123

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,并以此登录,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

我与爸爸部下的激情爱恋

girls

girls发表于2014-04-30 15:06 来源:www.femdomchina.com
 您现在正在浏览:首页 » 文学作品


中国女王信息大全
  爸爸的情人失了踪
  江,是我父亲最铁的生意合伙人他比我十岁,几乎是看着我长大的,常在我面以家长自居,见了面总喜欢搂着我,用他的胡子狠狠在我的细皮嫩肉上扎下。他从我少女时代喜欢的江叔叔,变成了现在正在秘密追求我的,离婚男人。
  回到家,我扑进了江的怀抱:“告诉我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菲菲是一和我同年的女孩,三年前成父亲的秘书。虽然只是秘书,但是却常常陪同他一起出席各私人社交场合。外人都以为他们关系非比寻常。一个月前,菲菲失踪了,她的一个好朋友报了警。父亲成为最大的嫌疑人。
  “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?”我不得不问江,这些年来,他对父亲比我对父亲了解。自从母亲离开后,我和父亲之间就自然有了距离与隔阂,我一直漂流在外,在上海读书生,即使在武汉工作,也是有意找了与父亲一江之隔的武昌。父亲的形象都很模糊了。
  “你回家吧,这个时候,你父亲需要你。”江劝我。我默然,是的,这个时候,我没有理由走开。
    接受他是想刺激父亲
  第二天早上起来,很意外的,父亲居然在厨房里做早餐。望着他忙碌的背影,我不禁想起,小时候他常给我做早餐,后来他有了自己的事业,就疏远了家庭。我一直以为,如果他的事业心不那么重,母亲是不会和别的男人远走高飞,我们这个家,也是不会散的。
  我吃着父亲做的早餐,百感交集。
  江陪着父亲在书房里说话,临走时他把一张CD放进音响,让流淌的音乐陪伴寂寞的我。这是一个心细如发的男人。父亲知道他对我好,却没有拒绝和干涉,我想,是因为他觉得亏欠我的太。却不知,我半推半就地接受江庭,也是想引起他的注意,我希望他能管管我,可他的不管不问,让我觉得自己可有可无。
  几天里,我白天上班,晚上回家,江庭天天和我们一起吃晚餐,陪父亲一起洗碗、陪我一道看完电视才肯说再见。他在,我心里就安定一些。看得出,父亲也一样。公安局的人把我们家监视起来,不断地问询,父亲连打理公司的心情都没有,所有的事情都交代给江庭,我越来越觉得,江是一棵可以挡风遮雨的树。
  “菲菲是不是我父亲的情人?”我问。江说:
  “公司上上下下都这么看。”我伏在江的怀里,忍不住哭泣。我猜,菲菲可能想找父亲要更多的金钱或者地位,父亲给不了,于是他就把她杀了。这是多么可怕的想象。
  我一刻也不想独自呆着,我憎恨我的胡思乱想。我也不想把父亲想得那么坏,可是我仍然忍不住这样想。
    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
  我嗫嚅地向父亲提出我要搬出去住。出人意料地,父亲没有反对。他说也好也好,家里的气氛太压抑,不适合年轻人。他还宣布了一个打算,他准备把公司的股份都转给江。“我老了,等事情有了交待,我就到处去旅游,人不服老不行啊。”
  我从来没有料到父亲的精神垮得这么快,我甚至不敢正视他的眼睛。任凭猜疑啃噬着我的心。
  我搬到了江那里。他追我三年了,他离婚也有四年,我们之间应该有一个结果,既然父亲也这么信任他?那么,结婚是早晚的事吧。那夜,我把自己清洁的身体小心地安放在江的床上。
  父亲还在官司里纠缠不清,而江在公司的局面似乎很快就打开了。那个叫菲菲的女人,依旧下落不明。江劝我不必每天上班那么辛苦,我就辞了工在家里休息。我的心的确很累,在家里呆得发闷,我会去看看父亲,偶尔,也会收拾我和江的家。
  我在收拾屋子的时候,发现了江和一个美女的多张合影。晚上他回来,我装作无意问起,他说是同事。我留了一个心眼,既然是同事,父亲也应该认识的。几天之后带了相片回家,父亲拿着照片居然走了神。他说那个女孩就是菲菲。我的心里掠过不祥的阴影,凭女人的直觉,我觉得这个菲菲一定和江关系非比寻常。
    原来我是他谋财的棋子
  半年的时光如白驹过隙。我和江一有时间就去逛商场,准备结婚用品。父亲突然关心起我和江庭的事来。“你真的爱他吗?要不,再考察一段时间?”啰啰嗦嗦像个老太婆。“我已经长大了,你不必为我太操心。”每次我都硬梆梆地挡回他的话。
  忽然有一天,我在电子邮箱里收到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。她自称是菲菲,约我见面。
  菲菲终于现身。这至少证明不是我父亲杀了她。
  菲菲让同为女人的我惊艳。“为什么来找我?”
   “因为我爱的人,就要和你结婚了。”
  人生如戏。
  谁曾料到,菲菲和江早就认识,他当年甚至为她离婚。他安排她进公司、做父亲的秘书,也是他安排了她的失踪。他相信,谣言是可以杀人的。江野心勃勃地要取代父亲的地位。“因为江深知你是吴董最疼爱的女儿,他得到你,就等于得到了公司。”我的心仿佛被人挖了一块。外人都知道我是父亲最疼爱的女儿,我却和他形同陌路了这么久,还成为别人打击他的棋子。
  “我不甘心,自己一心一意的爱被一个男人这样利用。”菲菲最后说。
  真相大白,那些父亲所谓的经济问题,也是江举报的。一查再查,父亲还是清清白白。江当然没脸在公司里再做下去。父亲已无意于商海搏击,他把公司给了我。
  经历了这么多,我们父女终于可以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喝茶。看着父亲,我很难相信一个精明的儒商会败得那么惨。
  父亲苦笑:“还不是因为爱女心切。当时知道你喜欢他,也知道你对我有不满有埋怨。当时我被谣言包围,惟一的办法就是找个人来顶住公司,直接找你肯定是不干的,推给江庭,如果你们结婚至少没有落到外人那里。”
  “菲菲怎么突然出现了?”
  “你发现的照片让我看出很多疑点,我对江产生了怀疑。这样我才动用了所有力量找到了她。让事实告诉你真相。”
  我无地自容。比错爱一个男人更可怕的事,是我们不再相信我们的亲人,疏远他们、怀疑他们。这也正是那些情“狼”能够趁虚而入的理由。

关注用户

   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…
暂无评论
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
评论

可用表情
huh ohmy wink tongue biggrin laugh
cool rolleyes dry smile mad sad
unsure blink ph34r wub wacko laugh
看不清楚?点击图片刷新一下。 验证码